新冠治愈者自述:被“误诊”耽误了32天,我已经被生活隔离


在张翔看来,汶川地震、青海玉树地震、甘肃舟曲泥石流属于严重自然灾害,和前三次因严重自然灾害启动国家性哀悼活动不同,此次是我国首次因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依法启动全国性哀悼活动,由国务院公告在一些场所下半旗,属于对于国旗法中的何种情形可以下半旗规定的扩展性适用,“此前,除了国旗法规定的特殊人士逝世和三次国家哀悼日期间下半旗,也有一些特殊事件和特殊日子下半旗表示哀悼,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当天,国家公祭仪式主会场曾下半旗”。

排队等待进入超市的人群。

疫情影响之下,谷歌全员办公前的场景。

大多数受访者都表示,自己在家与在公司相比,工作效率并没有下降。不过也有人告诉新京报记者,在家上班会没有那么专心,注意力容易分散。在Uber做程序员的张正表示,平时跨组或更远的交流一般都是在线,所以影响不大,但组内会有比较多的面对面交流,现在也要通过线上进行了。他感到工作的节奏有所放缓。

为保工作飞行40余小时回美,不少公司已冻结招聘

疫情中的APPLE park,几乎不再有人出入,十分冷清。

(本文采访对象均为化名)4月4日0—24时,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30例,其中25例为境外输入病例,5例为本土病例(广东5例);新增死亡病例3例(湖北3例);新增疑似病例11例,均为境外输入病例。

和苹果公司一样,谷歌公司也开始全面居家办公。

“疫情里面受冲击最大的还是像餐馆这样的服务业,我已经看到一些奶茶店在各种群里发链接求大家点外卖,连配送费都是免的。”肖雷表示。总体来看,硅谷科技企业在诸多行业中,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——对线下活动依赖较少,需求降幅也没有那么大,企业的抵抗力也普遍更高。

谈起硅谷“战疫”以及对中国工程师和华裔的影响,宁舟透露“疫情初期的影响确实挺大的”。据他介绍,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后,中美关系也受到一些影响,基本就是“国内打上半场,海外打下半场,海外华人打全场(全场挨打)。即便在很包容很多元的谷歌,中国工程师和华裔也面临了少数的敌意,甚至担心会被裁员。